一br汤镇长以前我们叫他汤乡长体系

文章来源:廉江文学网  |  2020-03-29

每年杏花开放前后,对古代每个还没有进学考取秀才的学子来说,同样是个性命攸关的问题,故而有杏榜题名之说。只有先考取了秀才,才有以后的举人、进士,直至殿试金榜题名,加官进爵。

恰恰是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柳河(也有人写作“柳荷”,本村以何边柳河中莲出名)村的书生刘晓琪——这名字极易让人联想起宋朝那个奉旨填词、流连烟花巷陌依红偎翠放荡不羁的大此人柳永(柳永又名柳七),——却出事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倒了大霉了。

然而,柳河一带的村民和永安县城的大小官员们却不是这么认为的。

村民们尖刻地嘲笑调侃,宽厚地摇头叹息,一副同情又无奈任命的释然。本县的大小官员们几乎是众口一词:刁民狂人!简直不配作读书人!

这一天,天还黑黑乎乎的,多说是三更天吧,柳河村的地保二牛子就提着灯笼扯着嗓子在街上喊开了:回避——回避了——关门的关门,闭户的闭户——黄道吉日——县上官爷下乡巡查——着——大小人等——切切勿要出户——不听劝阻——后果自负……

不知为何,这一回怪极了:天大亮了,太阳出来晒着屁股了,也没有听到村中鸡飞狗跳的动静。本村几个略微胆大的二流子好奇心切,终于悄悄溜出门到外面去看个究竟了。

有人也许要问,官员们如此虚张声势地出巡,除了摆摆威风,能有多大意思呢?此言差矣,官员自有官员的道理。

这不,就在整个柳河村被搞得乌烟瘴气风声鹤唳,小民们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蛰伏在低矮的草屋里之际,早有三人在村外的柳河岸边垂手而立恭候多时了。

一个是巧舌如簧媚上欺下有术的庄长,一个是本村的首富高员外,一个是半傻不傻光头牛眼的彪形大汉,为庄长跑跑颠颠传话的地保。

天刚蒙蒙亮高员外就在烟柳依依的柳河岸边把招待官员们的一应所需都张罗好了:沿河岸一字儿排开的桌椅上酒盏茶具罗列,一丝不乱,只等官员的大轿一落地就火速传菜开席了。

高员外也是读过书的人,知道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雅,所以他揣测,官员们一准会早早大驾光临饮酒赏荷的。饮酒赏荷之后呢,我定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对高员外的雅念,庄长深为赞赏,所以东方一露出鱼白肚,他的脑袋就高速运转起来了:一会儿支使地保一再到村里鸣锣警示那帮呆头呆脑的没见过世面的小民,特别是高原外无奈之下默许的“好女婿”,那个贱骨头刘晓琪;一会儿又焦躁不安的几次三番地催促地保到村外打探打探官老爷们来了没有。地保也不敢跑很远,跑远了又会遭到庄长的怒骂训斥,说他磨蹭,办事不力,再这样应该找人替换他了。谁料结果是,地保一忽儿回来了,一忽而又在庄长的怒骂呵斥声中跑走了;折返往复之中,总是说没有没有!庄长也烦了,指着地保的鼻子说,去,你给我滚一边去!

低保讪讪而退,倒是滚一边去了,然而一双牛眼还是紧盯着柳河上面的石桥不放。

庄长大人哈欠连天,他实在已经疲惫焦躁不堪了,声音低微然而却是咬牙切齿恨恨地骂道,他妈妈的这帮鸟……高员外也已是哈欠连天了,庄长少见的低声谩骂却令他心惊肉跳,倦意全无。他连忙好意劝阻止道,老兄,你不要命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那几个猫身在老柳树一侧向远处窥探盯梢的几个胆大包的游民猛然间大叫着“不得了了”,惊慌失措地向村中跑去了。

你他妈的二牛子……这时庄长大人急得几乎岔气了,一队鱼贯而前的红瓜皮帽乌皂衣的兵丁脚步杂沓,腾着阵阵烟尘眼看就到桥头了!庄长知道,后面就是县太爷的四人大轿。

这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庄长一时也蒙了。好在高员外还镇静,他好似宽慰庄长似地说,到时候看大人们的意思吧。嗯,对。庄长掏出手帕,三两把擦掉额头的汗珠子松一口气说。

说话之间,兵丁们涌来了,县太爷的四人大轿,以及其他官吏们轿子都落地了,兵丁头领命令道,保护老爷!兵丁们就围成了一圈。

官员们下轿了,昂着头一副从容而傲气十足的样子。

小民给老爷扣头,庄长说着就跪倒了。高员外双手抱拳拜了拜说小民拜见老爷也跪倒了。

红官服高帽翎花赫然的庸安县县官抬抬手似笑非笑地说,二位免礼平身,高员外八行书信邀我来柳河一玩,说是给我一个惊喜,我倒想和属下见识一番。啊,对,托县太爷大人的福,我们也开开眼!属下的小吏们随声附和。

这,李大人……高员外面露难色。

李知县抬抬手微微一笑,张都统,让兵勇们自便吧。

着——和兵勇衣着相差无几的张都统点头以令而行:吾等奴才们听好了,就近听候大人调遣,不得有误!

着——兵勇们四散在流河岸边自去看风景了,他们还是成群结对的,并不敢十分散漫。

兵勇们散去之后,庄长也来了精神:二牛子,撤去那两张桌子!庄长指着那个着的临河观景的最佳位置。

二牛子一愣神,上去就拉桌子,结果茶壶倾倒,茶水茶叶淌了一桌子,茶碗摔到了地上。

你他妈的……庄长恨不能上去捅地保两拳,但当着官员们的面是有辱斯文的,他瞪着眼狠狠的剜了地保一眼,就骂骂咧咧地和地保抬桌子。地保二牛子紫涨着脸比哭还难看。

庄长大可不必如此谨小慎微,完全可以让下人们来侍候嘛。李知县又笑了。

二牛子!把柳树下红绸子盖着的那箱铜钱搬到岸边去!二牛子真忙得晕头转向了,刚和庄长小心翼翼地抬完桌子,高员外那里又发号施令了。

庄长和高员外以及二牛子风风火火处心积虑辛苦巴结着,不觉间太阳已经偏南了。

沐浴着暮春明灿灿的暖暖的阳光,那一丛丛刚挺出水面不久的荷叶既绿楚楚的惹人注目,又仿佛隐现着一丝可怜相,像溺水的,一双双等待救援的手。

当然,这种审美心理需要一种恻隐之心,像拍马心切的庄长高员外之辈,庸安县的知县官吏之流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当二牛子吃力地提着那箱铜钱哗啦一声放在岸边,官老爷们就一下子好奇的围上去了:李知县是一步当先,属下官吏紧随其后。

诸位诸位……诸位大人请稍候……高员外措手不及,他气喘吁吁,终算三步并作两步赶到铜钱箱子旁边了。

各位大人,这是我从南蛮子那里听来的新花样。诸位请看,高员外指点着那些青翠欲滴的荷叶说,露珠清圆,可谓风雅之至;如今我们来点俗的,往荷叶上掷铜钱,留在荷叶上的愈多你的运气就愈好;当然,愈远愈好,近的不算。

在高员外看似雅致新奇实则庸俗不堪的言辞的撩拨之下,官员们都兴致勃勃,跃跃欲试。但李知县贵手不抬,属下们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李知县当仁不让,拿起一枚沉甸甸颇有分量的大铜钱在手里颠了颠,笑望着高员外说,还是有请高员外先演示一番嘛。好,好,高员外不要谦虚嘛!属下们大声附和。

小人岂敢指教老爷?你嘛,就随意的,大胆地掷,要紧的是贵体,别闪了身子。

李知县微微一笑,他不得不折服高员外语言之得体了。心悦诚服之中他蹲下身子抓起几枚铜钱放在左手里,右手捏着铜钱先朝近处的荷叶谨慎地一掷。噗,铜钱稳稳当当的贴在了荷叶上;又朝稍远的荷叶一掷,荷叶微微一颤,也得中;捡远一些的荷叶掷,又得中。

李知县的出色示范博得了赞不绝口的喝彩之声。在他的带动之下,整个气氛就活跃了:官员们都争先恐后地掷铜钱,一开始还煞有介事地想测测自己的运气,后来就无所顾忌地乱扔一气了,怎么玩得痛快就怎么扔。

官老爷们是玩得痛快了,满河刚出水不久的娇嫩的荷叶却倒了血霉了,被敲击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官员玩得正在兴头上,庄长和高员外是呆了一般的看得满心喜欢;这时心不在焉的只有地保二牛子,他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看看太阳马上中午了,也不知这帮老爷们哪来这么大耐心,还有这可恶至极的庄长。

心不在焉的二牛子突然惊得瞪得他的牛眼大大的,却大气不敢喘一声。

原来,这吃了豹子胆的酒疯子狂人——别人都这么叫,其实二牛子是心存些敬意的刘晓琪,至今半个秀才都没捞到的刘晓琪,也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冷不丁的踉踉跄跄地绕到玩性正浓的官老爷们身后来了,邪乎的是连庄长和他的岳父高员外也没发觉!

刘晓琪对这帮大呼小叫的官员有刻骨的仇恨——

自己秀才应试的文章明明声情并茂文采纷呈,硬是不合他们的胃口;后来他揣摩别人写的八股文懂得这症结了,就尽力委曲求全压制自己,还是不合他们的胃口,天知道他的文章老爷们看没看啊!正是这帮趾高气昂的官员让自己憋屈株守在柳河这巴掌大的地方!

他已经答应自己心爱的人慧霞了,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秀才应试,若不中,就到豫中好友处做幕僚,绝不再考!可是谁不懂得“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呢?

他知道相看两相厌的岳父在暗中帮他,可是这种糟蹋钱财作践荷叶助纣为虐的帮法他怎能忍耐克制呢?

此时,他身子不歪了,腿也不扭了,把一个挡路的小吏推了一个趔趄,一步向前,哗啦一声就把还剩有半箱之多的铜钱掀进了河里。

刘晓琪这突如其来的胆大妄为的一幕把众人都惊呆了,庄长眼尖反应快,他气急败坏的大声叫嚣:二牛子,打死他!对,打死他,我没有这样的好女婿!高员外又气又恨,恨不能上去咬他一口!

更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庄长忠实的狗腿子二牛子居然也反了,他半拉半拖地搀起嘴里含混不亲地嚷着“桌子……酒宴……教他们喝……”的刘晓琪就跑。

令庄长和高员外感到费解的是,二牛子拉着刘晓琪跑了,兵勇们却没有什么动静。

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张都统正悠然自得地坐在一棵大柳下和一个老兵赌钱,身后站在几个兵勇在围观。

二牛子和刘晓琪跑没影了,一个老成本分的兵丁才慌慌张张地找到张都统,结结巴巴地向他报告:张、张爷……大事……不好……怎了?张都统边赌边问。小的……不清……清(听)制钱(知县)老爷训……训示……

混蛋!张都统骨碌爬起来就走,赢的钱也忘了拿了。着,那个兵丁还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于是,众兵勇哄笑着缓步向前了。

二牛子拉着刘晓琪向西南跑了一段路,见后面没有人追来,就喘了一口气,折回头向东北方向跑去,他知道那边二十里外有一座山。

这座山,二牛子在未做地保之前曾多次来过,知道有一个不大的山洞,暂可容身。

经过山前一个小村,二牛子顺便讨了一点吃的喝的,然后一面吃,一面拖着依旧神志不清的刘晓琪向山间蹒跚而去。

找到山洞,已是黄昏时分,山间蓝霭苍茫,玫瑰红的夕阳瑰丽而娴静,宛若一位艳丽而端庄的少妇在从容微笑。

二牛子向山外望一望听一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把烂醉如泥的刘晓琪拖进山洞,自己也倒头睡着了。

二牛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满洞通红,听到有人在长吁短叹。揉揉眼睛,看到刘晓琪在洞口生着火。

二牛子咳嗽一声趴着身子围拢到火边。

二牛好样的!真看不出……以前是我错看你了!今天若不是你及时出手相救,我早就被官府捉去打个半死抛进大牢里了!刘晓琪对二牛子又是感激又是夸赞。

也是庄长逼的,他不拿我当人看……可是这下我也玩玩完了,庄长能饶得了我吗?还有官府!对,官府……

好兄弟,是我连累了你……其实我们的命运现在已经连在一起了。

嗯……今夜我们就逃吧,你有地方去?

我倒有地方,可是我不能走,我必须回村里一趟。

你疯了?回去有好果子吗?

我刚才梦见慧梅了,她红肿的眼睛泪水簌簌,苍白瘦削的脸蹙额颦眉,满是泪痕,再也不是原先的柳眉桃面了。她她穿着白纱裙披着红头巾,袅娜着窈窕的身子飘走了。她说晓琪哥你不用怕,侬是来向你告别……侬今生不甘心呐……我是哭醒的,我的眼角流着她的泪水……我头发发乍,头皮胀痛,这是兆头不好的心灵感应,我必须马上回去!你就在这里趁一趁再躲到别处去吧:你愿意远走,我就给豫中的好友写封信你拿着去找他;你不愿意去,就到邻县去躲几天吧。其实官府针对的是我,你不用过于担心。好兄弟,你多保重,就此别过!刘晓琪唏唏嘘嘘泪满两腮,向二牛子推心置腹。说完之后,他用两手费劲的撑起了身子。由于用力过猛,他的头咚的一声撞在洞顶上。

黑灯瞎火的又没有月亮,我路熟,我陪着你回去看慧梅姐!二牛子也跟出了洞外。

我一个人回你留在这里,我不想再连累你。

看你说的,你是不是不真拿我当兄弟?

刘晓琪不再争执了,争执下去只会伤感情。

二牛子搀扶着刘晓琪摸索到柳河村里,刘晓琪决定先悄悄地到高员外家门口看看。

不看还不要紧,一看刘晓琪就双腿瘫软两眼一黑一头抢在了地上。

在高员外那气派的大门楼的檐子之下常年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罩着白纱,门口一侧竖着黄表纸纸剪的纸幡,里面是高慧梅的丫鬟红儿哀哀的哭声: 呀 呀……

晓琪哥,你快醒醒……慧梅姐……啊啈啈啈……二牛子想着和善的高大 如此不幸一路哭着拖拉着刘晓琪向他家那两间寒伧的草屋蹒跚而去。

共 1278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刘晓琪是柳河村的一个才子,原本想通过自己的才华金榜题名,无奈官场黑暗,屡考屡败。失意中,难免对官老爷们心生恨意。然而,他未婚的老丈人,却是个媚上欺下的主,偏偏对官老爷百般讨好,对底下的人吆五喝六。刘晓琪特反感他的作为,醉酒后毁坏了岳父与县老爷游戏的道具,险遭惨打。在二牛子的帮助下得以脱困,却酿成了未婚妻的自杀。痛不欲生中,被仙子所救,又接二连三地遇上生命中至亲至爱的红颜。他是多情的,却也在渐行渐远中让倾情于他的女子觉得无情。最终在舍与放之中获得自己心灵的一点点微薄的救赎。文章思维跳跃性强,无论是凡间的,还是神界的管理者,都让人难以两全。体现了平民百姓的无奈和官场的腐败,以及作者对有才之士得不到赏识的同情。拜读、欣赏。【编辑:风飞沙】

1 楼 文友: 2015-02-08 22:11:26 感谢作者赐稿,祝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5-02-08 22:21:04 佩服作者的想象力,文章的优点暂且不说,先说一下我发现这篇文章的一些问题:

回避 回避了 关门的关门,闭户的闭户 黄道吉日 县上官爷下乡巡查 着 大小人等 切切勿要出户 不听劝阻 后果自负 (本句中省略号皆为声调延长之作用)

觉得在小说中,没必要担心读者不懂,而留下这样的写作痕迹。所以,我把文中括号的内容删掉了。而破折号也就有表示声音延长的意思。故把一些省略号换成了破折号。

还有一些地方,也在括号内注释,觉得那没有必要。在未经作者允许的情况下,我把那些内容删掉了,见谅!

文中有两次说县太爷坐的是八抬大轿,这不合符史实 县太爷是没有资格坐八抬大轿的。所以我把那改成了四人大轿。

作者写完之后,可能没有修改,文中的别字有点多,有的标点忘记了中英文转换。望作者下次投稿前仔细修改,期待更多精彩,欢迎继续投稿。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2-09 20: 0: 5 风吹沙,了不得,我遇到高人了!谢谢风吹沙有错必纠!!广州牛皮癣医院地址活络油的作用有哪些奥利司他胶囊的作用

常用心律失常的药物
钙和D3什么时候吃最好
经常便秘的人吃什么好
友情链接